王祥是边防某团的汽车兵,当时是四级士官,四川人。吴老跑西部边防的时候,他是吴老的军车司机。

在雪域高原上开车是件非常危险的工作,边防部队的军车司机们几乎每个人都经历过许多内地人难以想象的险情。至于王祥,他开边防巡逻车被野牦牛顶过,几乎顶翻;在雪地上打狼,回车后发现水箱放水阀莫名其妙地失踪。但是,王祥最牛的一件事,不是这些。

王祥在一个海拔5100米的哨所工作过一段时间。一年入冬前,他开着巡逻车到十几公里外、海拔5200米的冰湖为哨所拉水。那地方根本就没有路,王祥的巡逻车陷到了淤泥里。连队派人救援。谁知气温骤降,巡逻车原本陷入地点的淤泥就有1米多深,这下被彻底冻住了。官兵们缺乏重型机械,靠人力在海拔5200米的冰天雪地里,根本拖不动巡逻车。

没了这辆巡逻车,哨所官兵巡逻只能步行,吃水只能人背。王祥急了。

吴老这记录了当时的情况:

“情急之下,王祥请示领导,自己带着哨所的20多名战士,冒着零下30多度的严寒和严重的缺氧,吃住在海拔5200多米冰湖边,前后用了20多天的时间,硬是靠人力和简单的工具,将先陷后冻的数吨重的巡逻车拆成零件一个一个的抠出来,又一件一件地组装起来。”

“重要的事件再说一遍:是零下30度,海拔5200米,严重缺氧环境,20多个人,前后20天,凭借简单的工具,完全靠人力,完全靠人力,把先陷后冻在泥里的好几吨重的东风-240巡逻车,拆成零件,一个一个抠出来,又一件一件地组装好!”

吴老说,当巡逻车完好无损地开回哨所时,官兵们欢呼跳跃,王祥趴在方向盘上流泪了。他说,那台车如果回不来,我一辈子不安。

我第一次听吴老讲到这里,也是异常感动。真是奇迹!除了中国士兵,还有哪个国家的军人能行?山那面的印军行吗?美英俄法军行吗?到了5200米、零下30度的高原冰湖,别的都不用你干,光风餐露宿20天,你能挺下来就算英雄。外军行吗?

后来,王祥被授予“昆仑卫士”。这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一个普通士官的真实经历,通过这位伟大而普通的士官,人们可以感受到这支军队所蕴藏的无穷的力量。

福建皇冠投注网网首页 博狗集團游戏开户直营网 新葡京代理后台手机app 澳彩网gt彩票怎么样直营网 钱球网
6777.com游戏登入 智博彩票手机下注 老虎机开户送彩金 大无限彩票香港二分彩 申博游戏金巴黎彩票网
鸿彩网登陆登入 百姓彩票登陆 MG电子游戏舞狮 吉祥彩票北京赛车登入 菲律宾申博娱乐城官网
永乐国际可靠不直营网 钻石娱乐FG 老虎机游戏手机登入 太阳城富二代娱乐城 网上投注平台